首页 门户 迪拜聚焦 查看内容

戴庆成:港人对车公诞签文解读不一的背后

2024-2-13 11:02| 发布者: 皓考克| 查看: 37 |原作者: 的吧网

摘要: 香港是国际大都市,但仍然保留着许多传统的文化和习俗。例如刚刚过去的龙年大年初二(2月11日),也是香港的车公诞。新界乡议局主席刘业强在这一天就按照传统习俗,到位于新界大围的车公庙为香港新一年的运程求签。 ...
香港是国际大都市,但仍然保留着许多传统的文化和习俗。例如刚刚过去的龙年大年初二(2月11日),也是香港的车公诞。新界乡议局主席刘业强在这一天就按照传统习俗,到位于新界大围的车公庙为香港新一年的运程求签。
在东亚民间,求签是一种流行的占卜行为。信徒求签后得到相应的签文,被视为神佛给予的“答案”。由于签文经常以诗歌形式表达,文句简洁,不同人对签文背后的寓意各有不同的解读。
以刘业强这次为香港求得的15号中签为例,签文是“斧斤持以入山林,未得之时那处寻;损了良材失却力,献君留住待春临”。刘业强认为签文的意思是近年香港经济较差,楼市、股市均下跌,大家都期待特区政府推出精准、及时的政策,推动经济,以“等待春天的来临”。不过,在车公庙摆档的解签师傅陈天恩居士却有不同的看法。

  
 
陈天恩受访时不无悲观地形容,15号签文“只能讲一句,麻麻地(粤语,即很一般的意思)”。他也对港府推行“日夜都缤纷”及盛事经济有所保留,质问“是不是搞得这么好?大家有眼睇(意即看)”。
翻看资料,1997年以来,官方代表在车公庙为香港求到中签的次数最多,共有17次,上签有八次,下签则三次。每年香港社会都高度关注车公庙的求签结果,并对签文作出方方面面的分析,也因此闹出不少风波。
其中最经典的就是2003年,时任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为香港求得下签。同年香港暴发沙斯(中国大陆称非典)疫情,经济百业萧条。港府当年展开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工作,更触发50万人上街大游行,对香港政局带来深远影响。从2004年起,每年初二的车公诞也改为由新界乡议局主席求签。
但车公庙求签在过去20年仍然不时出现争议。譬如,2018年刘业强为香港求得41号中签,由于现场人员“摆乌龙”与沙田签对调,结果变成了21号签。尽管两枝签文同为中签,有解签专家却认为41号签其实是中下签,寓意香港来年有避无可避的厄运,比21号签差。该起“调签事件”也令外界对新界乡议局批评如潮。
尽管如此,车公庙在香港社会的人气丝毫不受影响。每年一到农历新年,仍然有大批市民前往车公庙求签,也有许多港人期待着看车公庙每年这一刻会如何月旦香港时事。

  
   
    延伸阅读
   
  
   
      
   戴庆成:港府今年面对“三座大山”
  
  
   
      
   戴庆成:香港新一年机遇与挑战并存
  
 
与此同时,许多香港风水师傅一到了新年,纷纷亮相大小媒体,指指点点,细说来年各人的流年运程。书店书架也经常摆满了新一年的运程书,吸引许多人前往购买。
从文化学的角度来看,求签和迷信风水行为在香港大行其道,与传统文化有一定的关连。香港本是一块弹丸之地,人口不多,又无甚天然资源,却发展成为国际大城市,不得不说是一大奇迹。许多港人深信这是因为香港风水好,而这也导致一些人沉迷风水。
当然,港人喜欢以竹签占卜,求问吉凶,也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在心理学上,有一种叫巴纳姆效应(Barnum effect)的说法,意思是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共通性,只要抓住这些共通性,然后作出模糊或普遍性的描述,就会令问卦人深信不疑,觉得这些分析神准地道出了自己的个性。这个理论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经常会觉得心理测验的结果或星座的分析很准。
同样的道理,不少港人也习惯对文辞简洁的车公庙签文“对号入座”,认为签文的描述精准呈现了社会的现况,并视为对香港以至自己未来一年的神谕和指点。
换言之,如何解读签文是整个求签过程中最关键的。每年新界乡议局到车公庙为香港求签,不同人对签文作出不同的解读,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人心期盼。例如过去一年香港楼市、股市低迷,市民要求港府救市的呼声渐高,建制派阵营便相信今年的签文是要求当局振兴经济。他们相信香港有中国大陆大力支持,发展前景仍然相当美好。
一些反对港府的网民同样认为今年车公的签文相当灵验,却提出截然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签文是指香港拿着斧头,一直希望要找回失落的经济,可是夜缤纷市集、重要盛事等皆“损才伤气”,无论怎样做也事倍功半。车公于是劝大家“不如放下斧头”,等待“春天”再临。
无论如何,求签只是应节应景的一种玄学行为,本来无伤大雅,但若压倒了科学就是不健康的现象。说到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社会要进步,不宜过度相信术数。负责任的政府则应通过民众对签文的不同解读了解民情,在新的一年精准施策,为市民谋福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Powered by 2021